11选5APP
杜景礼:喂跑驴
栏目:产品三类 发布时间:2019-12-31 21:18

  李家营子秧歌有了名气,但李大嗓是个敢闯敢干的家伙,不甘心因循守旧,心心念念要搞创新。年年秧歌年年新,这才是他总会首李大嗓的办会目标。这不,李大嗓又在琢磨角儿了。可是,就算是他挖空了心思,调也•●调了,换也换了,加也加了,变也变了,愣是再也捣鼓不出新花样•□▼◁▼儿了。就这,让他嚼着腊▼▲八蒜,吃着年▲=○▼猪肉,喝着小烧酒,却直喝得滋儿咂儿的满不是味儿。

  陪他喝酒的魏三魁不干了:“二大爷,要吃有吃,要喝有喝,你愁个啥劲儿呢?”

  “嘁,啥角儿不角儿的,不就是秧歌队那些事儿吗?你好好喝,到时我帮你想辙,准错不了!”

  “到时候就晚了三秋了!真想帮我,现在就想辙。嗯——比如这跑驴,每年都有,就是扭着扭着总冷场,不起劲儿!”

  “我就是担心别人叫咱魏跑驴,不吉利,一直憋着,才没上场的。看把二大爷你急这样,干脆豁出去了,不说别的,我演!”

  李大嗓愣住了:对呀,魏三魁●绰号叫三鬼头,人机灵着呢,没准还真成!李大嗓举杯,三魁也举杯,“嘣”一碰,咕咚咚,干了个底朝天。李大嗓脸上立时多云转晴,豪气干云!

  秧歌起场。锣鼓点爆,喇叭声欢,跑驴步颠。小光棍刘金锁扮骑驴的娘子,三魁扮牵驴的公子。毛驴倍儿精神:披着一身黑毛,撅着一张白嘴,脖子上挂一副叮当作响的“吵铃”。刘金锁一手抱婴儿,一手抖手绢,身着▪▲□◁大红袄,头顶大花山,颠出一路小跑的动作,与魏三魁遥相呼应。两个人,一头驴,身颤步颤,鼓乐声颤,直颤得人们的眼珠跟着转。

  喇叭吹几声长调,魏三魁要抖活儿了。红绸抖成风摆柳,碎步颠出雨打蕉。拉绸比驴犟,轰赶鞭◁☆●•○△甩响,牵驴时柔情似水,撵驴处暴躁如雷。一时之间,把跑驴“牵”活了,踢跳,跑闹,哏儿嘎儿叫。

  不一会儿,娘子怀里的宝宝被折腾醒了,三魁学着婴儿哭:“哇——哇——哇哇——不哇——”娘子急着低头哄娃,三魁忙着勒驴嚼,抻长了脖子,担忧地探望。娘子演一场喂奶戏,三魁又仿出娃边哭边吃奶的声音:“呜呜——咚咚——呜——咕咚——。”跑驴又颠,音乐方缓,三魁和看客脸上露出放松的笑容。

  蓦地,跑驴昂▷•●起头,前腿▲●…△绷直,后腿蹬坐,摆出一副任你千牵万赶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式。三魁使出浑身解数,牵不走,拉后退,赶闪身。不好,这是前方有情况!三魁伸脚,一探一探向前行,原来是条河。探着走到对面,返身回来时,用力“挪”一块大石头,“噗噗——哗——啦——噗”,魏三魁口里模拟巨石砸水激出浪花的声音。放好,踏稳,跳一跳,再一踮脚一踮脚地走回▪◆■…□▷▷•来。要过娘子怀中娃,抱着走两步,又回头要了手绢,踮着脚,探着步,走到对◆●△▼●岸,选块空地儿,一手抱◇•■★▼娃,一手细心地铺开小被,垫上手▲★-●绢,两手轻拢,放下娃娃。刚要转身离开,娃又哭出声来,魏三魁回去拍几拍,哄几哄,掂几掂,娃不哭了。魏三魁站起身,看一眼,走几步,再回头远远地看一眼。

  魏三魁回到岸这边来,绕到驴身后,大喝一声,狠抽▽•●◆一鞭。跑驴怒奔,踢跳着过了河。看客笑,有两个嫂子干脆直喊:“三鬼头,三鬼头,毛驴见你都犯愁!”魏三魁不理这茬,却跑到前面,迎在驴前,冲着驴,对着那张长△▪▲□△脸,做了个鬼脸,把驴气得直要尥蹶子。大嫂子晓得魏三魁是拿驴对她们开涮,抬手指着骂他:“你这三鬼头,你这魏跑驴!”得,这下,好几个人异☆△◆▲■口同声问:“喂跑驴?”

  怕啥来啥,魏三魁果然“出名”了。可是,看看一直在身后追着的父老乡亲、嫂子婶婶们,表情的中心点,正是他,就又乐了。小步倒腾起来,颠三倒四,把人的心都搅得乱乱的,直欲跟着锣•☆■▲鼓点颠,迎着喇叭曲颤。

  魏三魁的新绰号,早已传到了家里。一进家门,媳妇柳珍就一把搂过女儿小魏柳,直给他撂★◇▽▼•脸子。魏三魁也不恼,嘿嘿一笑,冲媳妇深作一揖,还来了一声戏腔:“娘子,咱家养的是啥牲口?啊呀呀,马呀——”

  媳妇一听,脸色缓和了下来,也被逗笑了。魏柳呢?早飞燕似的,投进魏三魁的怀抱里。

  非常精彩的小小说,写活了东北一处乡村欢愉的场景。先说语言,和故事及相配的东北方言,活泼,形象,生动。故事有趣,多用描写,对动作的描写,活灵活现,人物呢,也非常有特色,通过人物的对话行动描写,展现性格。作者的写作进步很大。

  杜景礼,赤峰市敖汉旗作协副主席,赤峰市作协会员。作品散见《小小说选刊》《北方文学》《小小说月刊》等报刊,出版小说集《花开无声》,金麻雀网刊2019年度新媒体小小说优秀作家。

  金麻雀网刊★△◁◁▽▼投稿邮箱:,首次投稿请附简介、照片、微信号,以便联系。自愿投稿,文责自★▽…◇负,本平台不退稿,不采用已被原创保护的作品。

11选5APP

服务热线